加入收藏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评论观点 >

崇尚辩证法、遵循顺自然——食品安全基础的浅解

王琦微生态团队 
中国农业大学植物病害生物防治与微生态实验室
中国农业大学植物生态工程研究所
国家增产菌技术研究及推广中心
 摘要
  
  我们应该科学地落实历史唯物辩证法,遵循我们传统的祖训顺之自然,保持生态平衡。从辩证·自然理念客观地分析:“不施化肥不用化学农药”、“不打针不吃药”。我们对当前生态种种弊病,不但要防御,更重要的是主动积极进攻:“增益减害”“促优抑劣”。从生态学,尤其是从微生态学、分子生态学、基本粒子生态学科学地、完整地建设具有中国特色大健康事业,造福人民。
  
  一、辩证的理解“不施化肥不用化学农药”“不打针不吃药”
  
  当前气候变暖、环境恶化、土壤急待修复、食品安全令人堪忧、非同质性转基因产品侵入、医保不到位、医药价格过高……等等。引起一些人士提出“不施化肥不用化学农药”,“不打针不吃药”……等等。“有机”提出不施化肥,不用化学农药,不用转基因产品……等等。“自然农法”、“农法自然”兴起,有的同仁提出恢复原始农业,有的提不浇水靠天然的雨水……等等。这些提法都是一些热爱大自然、崇尚生态文明人士,其中,也不乏被现状逼无可耐何的人士。他们都渴望生活在一个和谐的自然社会中。但现实状况确不尽人意,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
  
  主观上我们应该从辩证法看待当前的状况,客观上要遵循顺之自然,保持生态动态平衡。我们对遇到种种生态负面问题,我们不但要这也不用,那也不施的防御措施,更重要的要主动进攻:“增益减害”、“促优抑劣”。
  
  首先,要承认当前这些问题是历史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是我们科学发展过程中发现的。因此,这些问题的主体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都作出过贡献!设想如果没有丰足的食物、没有医学的进步,我国人均寿命从建国初36岁,到2005年提高到76.34岁。这是它的正面,不要一股脑地否定。因此它是有功能,我们应为其正名。同时,它也出现上述种种负面问题,要我们重视它。这就是事物的二重性,我们应该“增益减害”、“促优抑劣”。
  
  我们就说说尿素,是氮肥。其实尿素主要元素是N,是我们生命中主要11种元素之一,可以说它是无处不在。自然医学里,“童子尿”是入药的。过去大量收集人尿,都是用来制药的。这是人直接入口的。六十多年前,开始推广“肥田粉”一硫酸氨時,农民都不接受,但它确实能增产保丰收。随着化肥进口,以及大量建厂,施用量凶猛上升,过渡施化肥,没有节制的施化肥,造成了种种弊病,现在不得不“修复土壤”。这是人类自己造成的,包括你我他,这是“人祸”。因此,今天不是把尿素一棍子打死,应该积极“增益减害”、“促优抑劣”,保证人们有充足、丰富的食物。同时,将尿素危害减到经济、生态、社会三效益的阀值之内。即不一棍子打死,也不放任逐流。我们根据土壤、作物环境、适时、适量、适当方法使用尿素。结果:作物没有尿素残留、土壤没有尿素污染,且不是大皆欢喜。我们曾用益微菌来降解农作物体内硝酸盐含量,主动消除化肥的残留,这是主动进攻,这是很有指标性意义。将化肥研发的部分人力、物力、财力再来研究“化肥人祸”,使其“增益减害”、“促优抑劣”,一定会获得比“被动防御”更高更好的效果。
  
  “有机”提出不用“转基因”产品。我们辩证地看:“转基因”在自然界是常态。有的对我们有益,有的对我们有害,大量是中性的,人们还不认识它们。转基因黄金大米是安全的、没有问题的,但转抗草甘磷基因食品就要研究研究了。抗草甘磷基因转到大豆、玉米,我们吃了后果会怎样?! 不是做2-3个月小白鼠饲喂试验就能下结论的。因为抗草甘磷对我们人体来说,抗草甘磷基因具有非同质性。它不是我人体同质性基因。不知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后,它最终是正效应?还是负效应?这是我们担心的。美国人最喜欢转基因,三文鱼问世给美国人脸上贴了金。但三文鱼在自然生长繁育几十年、几百年后是怎样不知道?美国将我国草鱼、鲢鱼、鲫鱼引入密西西比河,现在泛滥成灾。而我国朱作言等学者,将鲤鱼快速生长的基因转到黄河鲤鱼上,黄河鲤鱼增长速度高于转基因三文鱼。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转基因黄河鲤鱼不能繁殖,断子绝孙,不会对环境造成重大影响。应该说同样转基鱼,我们的转基黄河鲤鱼比美国转基因三文鱼就安全多了。
  
  “抗虫棉”是转基因在我国成功的例子。但防了棉铃虫,盲蝽蟓又起来了,棉田用农药量照旧。对转基因技术,我们可以作另一种技术路线来思考:我们曾将抗虫Bt基因转入内生共生的芽孢杆菌中,在将含有Bt杀虫作用的工程菌喷洒到棉花上,工程菌在棉花花心中定植、繁殖、转移。棉铃虫幼虫尚未接触棉花花蕾前就被工程菌毒杀了。“腊质芽孢杆菌转基因工程菌构建及生产方法”1993年获国家专利,专利号:ZL93108849.6。论文发表在生物技术学报等杂誌上。这项技术第一是安全,它不改变棉花基因,工程菌起到杀虫作用后,棉田又恢复生态平衡。工程菌不会成优势物种破坏棉田生态平衡;第二杀虫效果好,当棉铃虫大暴发,众多棉铃虫铺天盖地攻击有数的棉花幼蕾,抗虫棉的幼蕾必将全军覆没,最后绝产。工程菌技术可根据虫情,提高喷洒菌剂含菌量,加大喷洒量、增加喷洒次数,将棉铃虫杀死在侵害棉幼蕾前。 第三适应性强, 工程菌同各种农业措施親和力強,对棉花进行全方位保护,防虫增产。
  
  “有机”要科学辩证地、从自然生态平衡角度来理解“转基因”,理解“不施化肥不用化学农药”。
  
  像黄金大米、转基因河鲤鱼都是安全的,但是,要排斥那些抗草甘膦等非同质的转基因。
  
  二、生命是原子堆成的、基本粒子堆成一切物质
  
  我国学者马世骏倡导、推动了生态学。现在各种生态学数千种。传统习惯上将生态学分为宏观生态学、微生态学、分子生态学三层次。但生态学在两极发展很快,一头越来越大,星际宇宙生态学;一头越来越小,基本粒子生态学。这样就有:星际宇宙生态、宏观生态、微生态、分子生态、基本粒子生态五个层次。
  
  我们今天就分子生态中原子,基本粒子生态中电子,它俩同益微SOD大健康相关性作一粗浅阐述。
  
  一切生命、一切物质都是原子、基本粒子堆成的。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施一公院士在“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一文中指出:我们的生命是原子堆成的,我们身体有多少原子呢,大约1028数量级。现在知道人身身细胞是1013数量级,人体内细菌是1014数量级。我们身体是由1028数量级原子堆成的。这1028数量级原子,形成大约60种不同元素,但真正比较多的元素,不过区区11种。原子通过共价键形成分子,分子聚在一起形成聚集体,然后形成小的细胞器、细胞、组织、器官,最后形成一个整体。我们生命是原子堆成的。
  
  组成我们身体内原子主要是由11种元素组合构成的,例如我们熟知的N、P、K、H、O、C、Ca……等等。同样我们用的化肥农药、吃的药打的针,也都是这些元素组成的原子,原子通过共价键形成分子,分子聚在一起形成聚集体,这些聚集体五彩缤纷,组成各种物质:化学肥料、杀虫的农药、口服的胶囊药丸、打的针、口服的药物;包含了抗生素,以及各种疫苗……等等。同样也包含微生物、植物、动物的个体从基本粒子、原子、分子,它们聚在一起形成的生物肥料、生物农药、中草药、矿物药、青蒿和青蒿素……等等。本来生物农药和化学农药,以及生物生肥和化学肥料基本元素都是存在自然界,只是由于历史演变,科学进步,人的认知将它们划分的越来越详细,才有以人为主体对自然物质分为“益”与“害”、“优”与“劣”的认知。这些认知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当前对它们评价也五花八门。但我们一定要辩证地看:诸位“不打针不吃药”的同仁,你仔细回忆一下,你刚出生时,你被打了这个针,吃了那个素。你的孩子出生时,同样也要打针、吃的各种素,而且比你小时候用的种类还更多。因此,我们同样认为我们要用辩证观点来看待“打针吃药”,我们只能对这些“肥”、“药”、“针”、“素”、客观地认识,积极“增益减害”、“促优抑害”、保持自然生态平衡。
  
  屠呦呦和他的团队研究青蒿素为国争了光,值得赞颂。青蒿素提取,走的是生物化学技术路。设想,从抗美援越以来,用于青蒿素研究的人力,物力,财力去研究(含转基因)青蒿,将有益成分大大提高,有害成分尽量消除。实现“增益减害”“促优抑害”。今天我们一样能像老祖宗那样,吃五十克凉拌青蒿就等于打了一针青蒿素所获得的疗效。这是生态技术路线。
  
  习近平提出大健康概念,国家大力推进中医中药。我们要积极走生态技术路。日本人用胡萝卜价将我们人参买去,提取出这个精,那个素,用黄金价再卖给我们中国人。我们都知道这些“精”、“素”的疗效同我们长白山人参是无法比的。过去迷信生物化学技术的领导、专家,要我们微生态制剂和中草药要提供有效成份、以及这些成份的分子结构式!这些非常不利我国传统医学的发展,设置了难以跨越的门槛。生物化学技术路线在大健康事业中要创新,要发展、要改革,回归自然。我们要走生态技术路线,发扬我国传统农业、传统医学的优势,走自然农学、自然医学广阔的道路,为人类健康、为人类增寿服务。
  
  三、自由基和SOD是生命的基础
  
  陈延熙教授(1914-1990)是1932年参加革命,同汪东兴一年,比万里还早二年。陈教授精通辩证法。他是我国建国后,第一位派往德国(当时东德)的访问学者,业务方向是交流研究抗菌素。在这三年多时间内,他认识到抗菌素可能出现的种种弊端(后来都被证实了)。回国后,指导他的团队从生物化学技术路线转向生态(创立了微生态)技术路线。早在1962年,他指导团队用葡萄架下铺马粪、盖稻草防治葡萄白腐病。白腐病病菌初冬随病残入土过冬,来年葡萄快成熟时,从土里跑出来侵染葡萄,尤其下部果穗,造成大面积减产,当时主要靠化学防治。病菌由于土壤中存在抑菌物质,待葡萄成熟该发病时,抑菌物质被稀释、淡化,病菌落在葡萄上,它的孢子很快萌发,侵染发病。用铺马粪盖稻草:一方面阻隔病菌侵染葡萄,另一方面稻草、马粪的浸出物,解除土壤对病菌的抑制,诱发病菌提前萌发,压低侵染势,大大的减轻葡萄白腐病的危害。
  
  陈延熙教授思想活跃,“言论过多”,是最早戴高帽子的教授,但又因他革命历史清楚,被造反派丢在一边。加上他家住新北京,不住马连洼校园里,读书养花,不受干扰地接各个方面信息。陈教授精通辩证法,熟悉古代哲学、博览群书,再加上又有大量的实践,在国际上帅先創立“植物微生态学”。
  
  1978年在“中国植物病理学学术研讨会”上,他作了“植物病理学十批判”的主题报告。提出“病菌是有贡献的”“要给病原菌平反”“同病原菌和平共处”,“人造病害”以及“人工合成品种”众多让人耳目一新的概念。在微生态学指导下,他和他的团队研制成益微增产菌,在全国(到2005年止)推广面达11亿亩。至今仍保持世界纪录。“植物微生态学”核心理念是“植物体自然生态系”。这理念早美国2014年提出“植物生物群落”整整早了三十五年。
  
  在研究益微增产菌机理时,发现增产率高、抗逆性强的菌株,它们的SOD含量均高。团队从二万多个菌株中,筛选了400多高产SOD菌株。再从这400多菌株中不断筛选、培育、生物测试、提纯复壮……等等程序。最后选定4个菌株成为安全、高效、稳定的高产益微SOD菌株。用于研发,形成益微SOD系列产品:水果、蔬菜、粮食及其加工系列产品;益微SOD酿模系列产品;益微SOD大健康系统工程。
  
  益微SOD系统工程是中国农业大学益微系统工程中一个学科分支。
  
  方允中教授、将军是我国自由基和SOD学科的奠基人。方老一直任中国农业大学植物生态工程研究所的顾问。并亲指导有关自由基和SOD的研发工作。最早我们也是走的生物化学技术路,将益微SOD经工业发酵、提取纯化,将SOD粉剂制成胶囊、口服片剂……等等。这工作得到中国农业大学闫隆飞院士亲自指导、郭殿成教授的亲自动手,获得极大成功。其专利号:ZL931037743。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从生物化学技术路线转向生态(微生态)技术路线。方允中教授对此非常关注,亲自现场指导。1995年益微SOD草莓问世,标誌这技术逐渐走向成熟。并形成五个层次,十个方向上发展的路线图。
  
  微生态学开拓了益微SOD产业,分子生态学以及基本粒子生态学,也就原子学说及电子学说为益微SOD产业奠定了扎实基础。
  
  施一公教授提出我们人体是1028数量级原子堆成的。这1028级原子,形成大约60种不同元素,但真正比较多的元素,不过区区11种。原子通过共价键形成分子。我们知道,原子是原子核和电子组成的。原子核由质子组成,质子形成夸克类粒子,电子也形成夸克类粒子。它们是暗物质具有暗能量,目前我们尚不能清楚看见它的真面貌。原子的电子,是非常小的,电子它只有原子1亿分之一。原子核和电子都形成夸克粒子,同样是暗物质,具有暗能量。
  
  我们知道自由基是带有不对称电子的原子。自由基不停地要从其他地方抓电子来为其配对,如果它从细胞膜上抓电子来与其配对,这样细胞膜就崩溃了,失去生命活力。如果它从原生质体上抓电子来与其配对,造成原生质体失去活力。这造成我们衰老,生病,短命。SOD的贡献,就是供给自由基到处要抓的电子。自由基得到SOD供给的电子,就安定下来,有毒氧变成无毒氧。
  
  SOD是一种超氧化物岐化酶,生物(包括人、动物、植物、微生物,一切有生命的物质)体内重要抗氧化酶,是生物体内清除自由基的首要物质。SOD在生物体内水平高低,是衰老与死亡的直观指标。SOD通常从动物血液里提取、从植物中提取、从微生物中提取。目前世界范围内开发的SOD,大多从动物血液里提取的,不但成本昂贵,而且动物SOD的排他性、不易常温保存。再加上疯牛病、血液病等交叉感染及其他潜在危险,所以,国际卫生组织呼吁:立即停止动物性SOD的使用。SOD是中国卫生部批准的具有抗衰老、免疫调节、调节血脂、抗辐射、美容功能的功能的物质之一,法定编号为EC1.15.1.1;CAS[905489]。中国农业大学按“人工合成品种”原理,将高含SOD内生共生的益微菌接种到草莓上,益微菌在草莓上定植、繁殖、转移,将大量益微SOD带进草莓。这种草莓中具有接种益生菌产生的SOD,以及知它本身的SOD的复合体。这时草莓含有草莓本身SOD和益微SOD的复合体,它是人工合成品种,即益微SOD草莓。这种新品草莓中益微SOD,它不能通过种子遗传到后代,接种进去的益生菌,不可能成为优势菌种在环境中永远存在,随后又恢复新的生态平衡。因此,人工合成品种不改变品种的遗传基因,又不破坏环境,是高度安全的。
  
  超氧化物岐化酶应该有四种:动物源SOD、植物源SOD、微生物源SOD,第四种就是微-植SOD。微生物和植物复合超氧化物岐化酶。
  
  自由基 和SOD是立足粒子生态学,它们是生命的基础的基础。它代表了氧化·抗氧化、阴·阳、正·负、+·-事物的二重性,是构成物质基础。因此,许多保健品、功能食品都用SOD作为它们作用的机理:例如“含有SOD”、“促进SOD酶量增加”等等。我国第一个传销案是江西女老板用SOD化妆品在云南楚雄传销。“云南日报”用整整一版揭露这段案情。我国第一个科技诈骗案也是SOD。广州SOD公司,要群众投8000元,公司赠一台离心机,公司高价收购“生产”的SOD产品。结果人去楼空,受骗者有人被迫自杀。中央电视台作了专题揭发报道。这些反面例子,恰恰説明自由基和SOD是生命的基础
  
  四、益微SOD大健康事业
  
  中共中央政治局8月24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习近平主席提出“大健康”理念。这是国家高度重视保障人民健康的重大举措,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具有重大意义。同时,这也是我国对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承诺的重要安排。我们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坚持正确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坚持健康优先,改革创新、科学发展、公平公正的原则,以提高人民健康水平为核心。以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为动力,从广泛的健康因素入手,以普及健康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建设健康环境、发展健康产业为重点,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大幅度提高健康水平,显著改善健康公平。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提出:我国人均寿命从2005年76.34岁,到2030年达到79岁。
  
  今年11月众多媒体报道“和美益微SOD甘薯亮相和县第十届蔬菜博览会”。有识人士算了一笔账:益微SOD甘薯每克含SOD酶活是78.2 U/g。联合国专家指出抽一支香烟,减缩寿命7分钟。我们认为每人每天需补充4000个酶活。我们则以补充4000个酶活,可以增寿7分钟来计算。今年和县种植的十亩益微SOD甘薯,其SOD酶活可保障23人到2030年达到79岁目标。和县47万人口,有42万亩蔬菜面积。每年42万亩蔬菜中拿出2 .4万亩菜地来生产的益微SOD果蔬,供47万人食用,到2030年和县人平均寿命一定能达到79岁目标。实现习主席大健康的要求。和县刘 殊书记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创意。
  
  早在2003年卫生部部长钱信忠高度肯定益微SOD水果:“SOD功能水果是高含SOD (超氧化物岐化酶)的水果,经常食用SOD功能水果具有增强人体免疫力、抗衰老、抗辐射、预防疾病等作用” 。题字时钱老已93岁,并患癌症。非常令人感动的是,钱部长由夫人沈邨渔教授陪同八点钟去医院,九点出席“SOD功能水果学术研讨会”,并发表热情扬溢的讲话。10点钟又回医院。钱部长曾任红军医院院长、白求恩医院院长、我国首批赴苏联取得医学副博士的专家部长。他非常了解自由基和SOD,才会有这种高水平,全面深刻的题字。这是钱部长的绝笔。
  
  益微SOD大健康事业,本文只以益微SOD食品为主的阐述。益微SOD大健康事业率涉到所有人类健康的方方面面,从无穷大的星际宇宙生态系,到宏观生态系、微生态系、分子生态系,到基本粒子(含量子)生态系。我们要充分发挥各个生态层次理念和技术为人类大健康服务。
分享到: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1、本站所发布信息有原创信息、转载信息;
  2. 2、凡注明信息来源为教育部中国老教授协会和科学技术部国杰研究院直属机构名称的信息为本站原创信息,其版权为主管单位所有;
  3. 3、凡注明信息来源为其他机构和媒体的信息为本站转载信息,本站不对其观点的正确性和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回顶部